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第119章 遇邪!
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 > 第119章 遇邪 正文

第119章 遇邪

时间:2023-03-24 03:44:55 来源:土扶成墙网 作者:时尚 阅读:172次
    说得轻巧,第章遇邪当真做起来却不是第章遇邪那么回事。想爷爷的第章遇邪%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5%BF%85%E5%8B%9D.com%20~%20qc377.com%20%E2%96%B6%EF%B8%8F%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5%BF%85%E5%8B%9D.com诊所位置经过那么多年的岁月变迁,早已经是第章遇邪面目全非,诊所原址更是第章遇邪长满野草,连一点标识都没有,第章遇邪更别说能在原址的第章遇邪砖头瓦块中找到鬼影七的踪迹。

    血腥玛丽跟辛丽都忙得团团转,第章遇邪可就是第章遇邪没有找到爷爷诊所原址的踪迹。

    “哗”地一场久违了的第章遇邪大暴雨顷刻间狂倒,我忙把血腥玛丽跟辛丽带往一处隐没在毛竹林中的第章遇邪房子跑去。

    这栋房子是第章遇邪泥土墙,墙壁上裂开一道道拇指粗的第章遇邪裂缝。纸糊的第章遇邪窗,嗖嗖送进冷风,第章遇邪呼呼刮得窗框嗤夸嗤夸的响。我看血腥玛丽跟辛丽,她们俩都面带焦虑状,仰望如珠帘似的雨柱,黯然无语中。

    屋檐下破烂的蜘蛛网随着风雨的肆意吹刮,一下一下的%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5%BF%85%E5%8B%9D.com%20~%20qc377.com%20%E2%96%B6%EF%B8%8F%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5%BF%85%E5%8B%9D.com飘动,可怜蜘蛛网上的一只蜘蛛,战战兢兢地移动毛茸茸的爪子朝屋檐下阴暗处躲避去。

    雨随风势,逼得我跟血腥玛丽还有辛丽步步后退,眼看就要退到门口。身后的门,哐啷一声开了,接着出现一位白发苍苍,眼窝深陷,佝偻着背,老态龙钟的老者。

    原本以为胡家沟已经没有人的,怎么突然出现一位老者。心下疑虑,转身看血腥玛丽跟辛丽已经不见。她们俩一定是隐身了,我暗自想,面对老者礼貌的招呼道:“老人家,你好。”

    老者仰望的姿势,就像我看屋檐下蜘蛛网的样子,手里捏一截白色蜡烛,高高举起,直到手臂不能够再伸长才停止举动。

    “你是谁?”

    听老者的声音,加上冷风一个劲的往脖子里钻,一股冷意嗖地直达心底。冷,这山上真他娘的冷,冷得牙齿打架

    我愣是忍住没打冷颤,冲老者嗨嗨一笑道:“老人家,我是来问一件事的。”

    老者把蜡烛移开,用右手把耳朵撑起,把一张皱巴巴的脸支楞在我眼前。那张脸上,沟壑纵横刀刻似的纹路里好像隐藏了什么阴谋,他使劲的挤动深陷在眼窝里的小眼珠子,眼里隐射出在我看来是一丝邪气,直勾勾的盯着我说道:“你说什么?”

    他如果还像是刚才那样,错开距离给我说话,我还不会看见他张开的口里黑洞洞的。我没有看见他的舌头跟牙齿,没有牙齿跟舌头又怎么能说话?

    我凑,莫非他不是人?疑问中,我看老者没有想要我进屋的意思,也不好进去。就站在屋檐下,任凭风吹雨打。

    “吴用。”有人喊我,而且来自雨中,我看过去。

    雨中又好像没有“人”我极力穿透雨雾,却又好像看见两在风雨中颤抖的身影,是血腥玛丽跟辛丽?感觉她们很害怕屋的主人?

    我忘记了她们不是人的,但是在这种恶劣的气候下,她们俩的身体备受摧残。不得行,我必须要去把她们俩带上来。如此,我举步跨下台阶,把自己放进风雨中,身后再次传来沙哑的喊声:“年轻人,你别走,在下雨。”

    出于礼貌,我回头跟老者说是去找朋友,待会就转来的话。等我再次回头,只看见雨雾越来越浓,没有血腥玛丽跟辛丽的踪影。

    她们俩应该不怕雨的,但也不能让她们俩一直处于寒冷中。站在雨中进退维谷的我,浑身上下很快被雨水淋湿透了。我手捧喇叭状冲雨雾中喊道:“玛丽,辛丽。”

    雨还在下个没完,哗哗铺天盖地的淹没了我的喊声。身后屋子里蜡烛闪烁着诱人的温暖光芒,让我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把自己从雨淋中解救出来。

    老者把蜡烛已经放好,颤巍巍的走到门口,望了望我的身后,沙哑着嗓门问道:“你在等人?”

    “是。”我差点冲口而出是等两女孩,可转念一想,她们俩或许不敢进这栋房子。看门扇上,已经斑驳脱离的门神,应该不会对她们俩产生威胁吧!

    可是刚刚眨眼间,她们俩去了哪?看老者一脸殷勤的笑意,一个劲的邀请我进屋里躲雨取暖。也不好拂了老人的好意,就勉强的走了进去。

    进到屋里,才发现这屋里还不止是老人一个,在另一间偏房飘来一股股食物的香味。我暗自奇怪,没有看见房屋飘炊烟,偏房里的香味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坐,稍等一下就吃饭了。”

    “哦。”果然是有人在偏房煮饭?刚才下屋檐,裤腿湿透,双腿都快冷麻木了。我揪住裤腿把雨水挤压出来,地面上很快就湿了一圈。

    雨中传来喊声:“老头子来端饭。”听声音同样是苍老沙哑,但是尾音比较细,是老者的老伴无疑。我在猜测,忐忑不安中,实在是没有耐心等下去。

    想到隔壁偏房是要走雨中才能过来进堂屋,就赶紧起身去帮忙。刚迈出门槛,老者已经端了饭菜走过来,还满脸堆笑道:“年轻人,饿坏了吧!来,吃饭。”

    我看向老者身后,那扇门关得死死的,屋顶上是雨水滴答的声音,没有一丝儿热气弥漫的炊烟痕迹。心里不由得质疑老者手里端的饭菜起来。

    我站在屋檐下,看老者颤巍巍的把饭菜端进堂屋,正要迈腿进去,身后传来喊声:“吴用,别吃饭。”我再回头看,却是没有人,暗自奇怪中。

    老者又喊道:“年轻人,快来吃饭。”

    看着香喷喷的饭菜,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在催促我进去吃饭。雨声,风声,或许我刚才是真的听岔了,加上心里惦记她们俩,所以产生幻象。我这样想,就进屋对老者说道:“老爷爷,你还是把那间屋里的奶奶喊来一起吃吧!”

    老者摇摇头说道:“她,老了,走不动,只能呆在那边,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她得吃饭才有力气做家务活。”在以前我听爸妈说过,大山上,很多农活,男人们是重劳力,女人们主要就是在家生孩子做家务,也就是这样,一般都不被男人们跟公婆打上眼,就是很受气那种。

    所以我对老者的做法很不满,老奶奶没有来,我就忍住没有吃。无论老者这么催,我口水在嘴里包住,也没有动一下筷子。

    这下,老者好像很着急,就佝偻着背,站起身走到我面前,颤抖着一双筋爆爆的手夹起一大夹菜,以惊人的举动,跟大得吓煞人的力气,强制要把菜塞进我的嘴里。

    /*6:5 创建于 2016-02-02*/

    var cpro_id = "u2514417";

(责任编辑:休闲)

推荐内容
  • 文艺与生活是血肉之一脉本站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理由
  • 第286章 魔鬼司令官
  • ?????ٶ?ʮ???? ΢??
  • 腾讯体育v7001下载本站
  • ???????????? ????